• 2008-05-22

    柔软的威胁 - [怀念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veangelpig-logs/21379944.html

    据说死去的人,身体是从足部开始变凉的。

    情感的炎凉却无从印证。

    有时候是手,当你无法触摸的时候。

    有时候是心,在意念流转意马心猿的时候。

    有时候是嘴,当誓言松落。

    有时候也是脚,如果路途走得太过于疲惫。

    很多事情,虽然不至于让人流泪,但那些眼神和微小的动作,

    告别前唯一的抚摸,所能激起的心痛,比看得见的眼泪还要恣肆。

    如此苍白的一个女子。睡着时,她的脚是冰的。

    还是他,站在她面前。

    一瞬间她像树苗一样成长,他目睹成长的疼痛。疼痛是冷静的,像冰里的火。

    这棵树用不甚协调的枝条,张开她自己,纯然与茂盛。

    他们说起白发,皮肤,笑纹,松弛的腿脚,越来越多的遗憾和哭泣,湮灭的记忆。

    和她相对的黑夜里,迷惑长成森林,双脚踩出疼痛。

    其实他是相信的,每个人身体里都种着一棵树,就像每个人脑袋里都有一片海。

    树的回声在他心里愈发清晰。

    而他最后还是微笑地看着她,听完了那个她与树的故事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夏天的茶 2011-05-22

    评论

  • the undying appetency